资讯
乌镇纪事

乌镇纪事

章静
 
2015年3月14日16日应弗博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全国FN产业联盟之邀,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临床编辑部及部分编委赴乌镇参加FN学术研讨会。
FN是纤维连接蛋白(Fibronectin)英文缩写。这是细胞外基质中种糖蛋白,具有多种生物学功能。弗博瑞不国内最早开发与生产,而且运用于多种疾病防治与养生保健,取得成功。我们行旨与公司商讨如何进一步研发及拓宽应用。
上海的短暂停留
弗博瑞(Fibronectin之谐音)公司原地址在河南郑州,了能扩大影响,拓展业务,在上海浦东建立了新的基地,名伊皓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且与有关厂家成立了全国FN产业联盟,坐落在上海浦东新区。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浦东开发区占有一席之地,足够表现公司意在以上海为基地大展宏图。公司面积不是很大,共有二层。为了反映FN这一神秘的分子空间结构,王斌总经理聘请了一位英国工程进行设计。一层是接待室,二层是会客室。两层之间以螺旋阶梯相连,比喻为FN的两条分子链,它们盘旋而上,象征“飞天”的宏伟意愿。王总介绍说,为了体现这一理念,这位英国工程首先通读了数本介绍FN的专业书籍。“他FN的理解,把我都怔住了”,王总不吝语言,点赞这位洋人工程师。
一层除了接待功能外,还陈列了不少各类书籍,除医药之外,不乏文学历史与休闲读物。二层除会客,洽谈业务之外,还设有一间小而精致的实验室。公司的这种精妙设计与布局无形中反映出企业隐藏着严谨的科学态度与人文气息。除了这些硬件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心的工作人员。我们接触了杨总(杨敏祺上海总经理)小贾(秀)、小孙(丽)和小王(爽),他(她)们是那样地兢兢业业地工作,那样友善和蔼地待人。从他(她)们身上体现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了这种价值观,公司必形成自己的文化与风格,何患不能快速发展。
乌镇研讨会与乌镇印象
14日晚,我们浦东新区赶往乌镇,下榻乌镇西栅的枕水度假酒店,客舍为木结构别墅,傍水而建,令人有“在水一方”,“在水中央”的感觉。据知这是乌镇最好的宾馆,前几天国内首富之一的马云曾在这里举行有关网络的会议。
15日一早我们参加了由王总主持的FN研发座谈会,会上王总首先作有关FN的主题报告,除了简单介绍FN的一般性质之外,着重论述了FN的实际运用以及对某些疾病的治疗功效,其中包括、神经损皮肤大疱性松懈症等。从病例照片看,FN的疗效十分惊人。最后,王总还谈及与世界知名医药公司的合作意向,以及展望了公司的发展前景。
专家们对公司的款待与照顾表示衷心的感谢,对企业的发展提出某些建设性的意见,归纳起来有如下想法:1.企业目前拟应以营销为重点,待更有实力时,加研发。2.FN还可拓展应用,建议更多与有实力有影响的医疗单位协作。3.将FN用于再生医学,生物工程,FN作为生物支架的包被元素之一,可能有更好的应用前景。4.在现有工作基础上,力争国家资助项目,“草根”可以不草。5.除FN之外,可以进一步研发诸如层粘连蛋白(Laminin,LN)、Nectin(细胞粘连蛋白),它们和FN有协作用,尤其FN和LN对细胞的增殖、分化、抗凋亡均有相辅相成的作用。6.关于国际医药集团,专家们认为他们看中的不只是FN或许更看重我国的市场。我们有FN自优势。他们有名牌效应,在互补性很的基础上,可以达到双赢的目的。7.编委们愿意作为公司的智库,为公司发展献计献策。
在研讨会之余,我们游览了乌镇,饱享了乌镇的风光。14日夜晚,下着毛毛细雨,略有些寒意,老伴和我撑着伞,沿着石子铺砌的街径,时而造访“邻家铺子”式店铺,时而登上有着江南大镇特色的石拱桥,眺望沿河灯光。灯光照亮了商铺,商铺倒影在河面,宛如海市蜃楼,仿佛自己也进入了蜃楼仙境。
15日下午与晚上是最为轻松的时刻,用过午餐后,我们在导游引导下浏览了西栅主要街道和景点,包括水上集市、孔另境纪念馆、三寸金莲纪念馆,尤其值得的是瞻仰了茅盾纪念馆和茅盾陵园。王勃说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用于乌镇也是十分贴切的。傍晚,王总组织大家泛舟夜游。我们从恒益堂码头(可能是)登船,4人一组,沿西市河向东,我们组遊船的艄工是当地人,50多岁,对乌镇的今古变迁,人文风物自是十分熟悉,他一边划,一边为我们娓娓讲述沿河风光、房舍与人物。我们在桨声中,在灯影里,仿佛也随着他的吴音细语,随着轻微而平稳的摇晃与今古的乌镇融为一体了。
大约历时40分钟,我们才上岸,此时仍下着小雨,肠胃也有些骚动,不料王总与杨总已在岸上迎接我们,约走了3分钟,达到同和兴羊肉面馆。这是一家老字号,店铺不大,但临街面水,我和王总杨总面向小街,坐看街上行人,他们或打着伞,或披着彩色塑料雨衣,三三两两,或是对对情侣,为小镇夜景增添了一道靓丽风光。通常我对羊肉不是很喜欢,不太能忍受它的膻味,但今天吃起来却十分对胃口,看来对事物的挑剔与喜爱也与人之心情,与环境是密切相关的。据说当地的湖羊也是一种优良的肉羊,其膻味也是不很重的。
饱餐之后,有些乏,却余兴未尽,我们去了评书场听苏州请来的高级评弹演员演唱。一曲“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让我们沉浸于无际的遐想。
王总与未谋面的传奇人物光復先生
整个行程,王总总是陪伴着我们。
说起王总,我对他怀有敬意,他是一名优秀的警官,在河南警察学院任,曾主编《110报警服务与快速反应》材,填补了国内空白。更有意思的是,他不仅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还是一位“铁血男儿”,凭着铁与血,写出《我绑架了一艘航空母舰》,该小说不但引起国内轰动,连美国情报局对其作者进行秘密调查,怀疑他是否为中国战术战略家,或是特务之类的人物。就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人物,不知何故对生物医学技术感起兴趣来,成为了我国研发FN第一人。
16日下午,编委会返京,王总正好也出去北京洽谈协作事宜,在候车室里,我们谈着FN的发展以及这次乌镇之行的感受。忽有所思的他蓦地发一首短诗:
西栅枕水绕乌眠,
南北杏林金丝缘。
莫恼桃花扑面雨,
不忍挥手立左岸。
固然,王总还是一位感情丰富的人。
光復先生姓蔡,这次我们未能谋面,他与王总是复旦大学EDP同窗,王总是班长,光復先生是学监,可能是因为他们同属“铁血男儿”,都有着顽强的创业精神,都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有传奇式的人生(虽然王总还属于年轻人),他们成为挚友。
蔡先生是嘉兴本地人,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药学院,先后获硕士与博士学位。他接手嘉信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后,企业有很大的发展,至2010年销售已超过16亿。同样令人不解的是,光復先生与王总一样,并不“安心”于一种事业,他还热衷于金丝楠木的采集与收藏,以至不惜重金从国外收购极品,将它们雕琢成33尊观音,最终还无偿捐给国家。金丝楠木十分宝贵,据说在我国已不复再有。前些日子,我瞻仰中山先生,参观中山堂,讲解员曾提到在宏伟的中山堂只有中间四根柱子是金丝楠木的。
先生的传奇还不止于此,他似乎更热心于我国的武学,尤其热衷于太极拳,他遍访名师,博采众长,撰写《武当叶氏太极拳研究》、《武当叶氏太极拳研究(修订版)》以及新著《光復讲太极》。他不但自己修炼,专心研究,还义务教拳,甚至将太极这一国粹弘扬至国外。先生主张习武先修德,从他的书中不难发现先生是一位很传统的中国人。虽然我对武术一窍不通,但《光复讲太极》,则融合武学、哲理、儒学等于一体,是一部发聋振聩之作,读之受益匪浅。
我们这次访问嘉兴,先生正在北京筹划有关企业开发残疾人运动器材事宜。他是嘉兴慈善总会常务理事,对残疾人的事总是萦怀于心。我们祝愿他在残疾人事业上创出更多的业绩。图片
尾 声
老伴将我们在乌镇活动的照片发给洛杉矶的女儿,上小学的外孙女看后立马喊:“我要去乌镇!”
Time:2016-09-08 17:32:33  编辑:伊皓生物
RETURN